第四十二章(1/1)

急奔白沙镇的荀大成在收到燕子清的口信后大吃一惊,与主力会师白沙镇的计划成了泡影。

如今燕子清进入了杀虎口,自己的部队要想硬闯巴图尔的封锁实在是力不从心,而身后的追兵距离自己也就不到一天的脚程,陷入两难境地的荀大成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与何天祥合计了一晌午也没有更好的办法,与其等追兵撵上前后夹击还不如冒死冲一冲杀虎口,也许还能有机会冲进去。

荀大成骑着自己的战马,目光炯炯有神,身前八千昆仑军虽然衣衫褴褛,但笔直的站姿透出了强悍的战意,这让荀大成感到稍稍欣慰。

“大家应该都知道了,燕子清将军因土浑夏朵城有变,潜入了杀虎口,如今赤垣巴图尔的三万人马已将杀虎口团团围住,而我们的身后越来越多的赤垣追兵正在靠近,说句实话,我们正在被敌人包围。

所以唯一的机会就是冲入杀虎口,与燕将军一起在山谷里游击战。

但把守谷口的巴图尔也许现在正等着我们自投罗网,我们缺衣少食,兵力仅为对手的四分之一,你们说这仗还打不打?”

荀大成说完后安静的等待部下的反应。果然数千人开始嘈杂起来,但令他吃惊的是没多久士兵们竟然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呐喊声。

“战!昆仑军!战!昆仑军!战!……”

荀大成被部下强烈的战意震撼了,先前还有的稍许顾虑顿时烟消云散,自己突然意识到,昆仑军从来就不惧战斗,遇强更强是昆仑军一贯的风格。

于是荀大成抽出了战刀高高的指向天空,大声喊道,“你们有种!我荀大成也有种!我们跟赤垣狗贼拼了!让他们知道我们昆仑军是一支什么样的军队!

这一仗我们会有牺牲,也许是全部!但是,我们要让巴图尔付出代价,让他一听到昆仑军三个字就会恐惧!

活下来的弟兄一定要找到死去弟兄们的家人,告诉他们的父亲,他的儿子是多么的英勇!他的儿子是昆仑军无尚的荣耀!”

滔天的呐喊漫山遍野,这是一支流淌着英雄血液的军队,他们的事迹将被永泰的诗歌永远传颂……

荀大成的部队迈着无比坚定的步伐朝着杀虎口走去。很快,巴图尔就收到斥候传来的消息,昆仑军荀大成到了。

巴图尔对这个消息感到十分兴奋。被燕子清虚晃一枪扑空的他现在终于可以拿荀大成的部队开刀了。

自己三万人马以逸待劳,而对手仅有不到八千人,如此悬殊的力量对比使得胜负已无悬念。

赤垣军一个个都是精神抖擞,在他们眼里荀大成无异于是在以卵击石。

巴图尔在谷口外围埋伏了两支两千人的部队,等荀大成钻进口袋后就从背后狠狠地插上一刀。而主力分成了三个梯队阻断了进入杀虎口的通道。

荀大成何尝不知道摆在他眼前的是一个陷阱,可他已经别无选择,他只希望开战之后谷内的燕子清能里应外合助他一臂之力,就算没有燕子清支援他也要死命的往里冲,因为他的背后成千上万的赤垣追兵正在赶来。

荀大成命令八千子弟兵分成五队,每队一千五百人,分别由一名校尉带领。而自己带着最精锐的五百铁骑将冲在最前面,部下一开始都不同意这样的安排,纷纷请命要做前锋,但被荀大成喝止了。

他的意图很明显,就是要用身先士卒的气势激发起士兵们偷仇敌忾的斗志。果然一听到荀大成带领敢死队第一个冲锋陷阵的消息后,士兵们无不摩拳擦掌跃跃欲试,八千双眼睛迸发出坚定的目光,拼了!

速度就是一切,铁骑敢死营发起了冲锋,战马的速度逐渐加快,没有任何阻碍,第一批次的部队涌向了杀虎口。

分成三排的骑兵腰间挂着两支矛枪,长度大约五尺的矛枪专门用作击破敌军的盾阵,在接近敌军后,一百多支矛枪一起投掷出去就能在盾阵中撕开一个口子,再靠战马的速度冲击碾压步兵,如此便可为后面的突击部队冲开一条血路。

随着荀大成一声怒吼,骑兵队和各批次的突击步军冲到了阵地前沿。他们刚一冲入,身后的通道便已被埋伏的赤垣军给堵上了。此时的阴谋变成了阳谋,昆仑军谁也没有回头看一眼身后,他们只有一个念头,那就是冲进去!

无数箭矢铺天盖地的呼啸而来,黑压压的箭矢竟然有种遮天蔽日的感觉,没办法,毕竟敌军的兵力实在太过悬殊了。

三五波弓箭轮射之后数百名昆仑军就已倒在了地上。剩下的昆仑军更加快了速度,拼了命的往前冲去。

最前面的骑兵也折损了三分之一,但仍有三百多骑敢死营终于接近了赤垣军,两轮矛枪投掷后敌军的盾阵被撕开了一个小小的缺口。

骑兵身后的昆仑弓箭手此时也半蹲着朝天射出了反击波箭羽,纵深处的赤垣军不得不将盾牌高举过顶躲避箭矢,一时间无数盾牌将方阵团团包裹住,远远望去就像是一条长满鳞片的巨蟒一般。

率先冲进盾阵的骑兵立刻被团团围住,四五支长枪对着人和马就是一通乱刺,而马背上的昆仑军也挥舞着弯月疯狂的砍杀,战场上人嚎马嘶血流成河,上万人的呐喊声惊天动地场面令人震撼。

成千面盾牌组成的盾墙阻碍了冲锋队的去路,昆仑军和赤垣军在谷口混战在了一起。奈何荀大成八千对三万,敌众我寡之下越来越多的弟兄倒在了地上牺牲了生命。

此时的荀大成浑身带血,何天祥也是左臂中了一箭,肩膀也被矛枪刺穿,鲜血咕嘟嘟的直往外冒。

杀红眼的荀大成青筋暴突,怒吼着挥舞着手中的战刀,他的心中却是万分焦急,再这样耗下去结局必然是全军覆没,但敌人实在数量太多了。

就在危难时刻,谷口内似乎传出了荀大成熟悉的声音,没错!是昆仑军的战歌,燕子清来了!